求仙则仙第六百四十五章没脑子的好人搭配

汤羹 2020年05月29日

求仙则仙 第六百四十五章 没脑子的好人

芸然想要大叫,想要求饶,可是她的嘴巴被捂得紧紧的,什么声音也发不出来,她只能无望地看着盛珺,等到越来越远时,那无望也就变成了怨恨。

盛珺孤零零地站在厅堂中央,手里捧着那封和离书,整个人都陷入了极大的恐慌中。

她从来没想过,樊延洛竟然会,竟然敢,竟然……将她抛弃。

立约人上,樊延洛已经工工整整地写下了他的名字,盛珺怎么会认不出樊延洛的字迹呢?这绝不是旁人替他写的,这是樊延洛自己平静写下,让颜翠转交而来的和离书。

“我该怎么办……”盛珺已经再不知如何是好了。

事情已经走出了她的控制,这是第二次。

十年之后盛翡回来,那是第一次。

难道她真的注定和盛翡不对付?盛翡走之前,耒原里最好的男人是她的,盛翡回来之后,樊延洛又想要回到盛翡身边了吗?难道背叛盛翡的人只有她一个?难道是她逼着樊延洛娶她的不成!?

该死的盛翡,该死的樊延洛!

但除了破口大骂,盛珺却又想不出别的招了。

她捧着那封和离书,又哭又笑简直像是一个疯子。

这是头一次,盛珺陷入一向被她瞧不起的自怨自艾中。

突然,就好像福至心灵般,一颗种子突兀地植入了盛珺的头脑里,在瞬息之间开花结果。

她冒出了一个主意,当然,确切地说,那只是一个想法,算不上什么主意。

盛珺只是想,就算她没有办法,那总有人有办法。

就比如她的娘亲,一定可以想得出救她的主意。对……对!她不像盛翡,她还有爹娘,无论任何时候,盛辜攸和年七莺都一定会站在她这边!年七莺一定知道该如何救她!

盛珺猛地将和离书捏在手心里,朝里头冲去。

……

一个人影匆匆地往客栈走,这是带着纱帽的窈窕女子正是唐承念。

她一边走,一边笑。

拜访盛家几位长老很成功,毕竟,唐承念要他们做的事情非常简单,就是在盛辜攸最狼狈的时候踩几脚就行了。其实这一点,她不用说,他们也会做,不过若不是唐承念提点,他们可能还想不到,盛辜攸完美名望的好日子就要过到头了。

她监|控着整个耒原,这就是炼虚境界的好处,她的神识,不费吹灰之力就能将一切阴影都容纳在眼中。每一个人的小心机都在她的面前展露无遗,知道一切的唐承念,就像是在看笑话一样看这群人汲汲钻营。

回到客栈,小掌柜一看到她就开心地迎了上来。

“客人,我送您上去?”

唐承念温柔并坚决地说道:“不必了,多谢。”

小掌柜也只好懊恼地挠挠头,退回到了柜台后面。

虽然小掌柜不跟上来,唐承念也有些担心自己走后房间里会不会出状况?她之前一直在关注着樊家与盛家的事情,一时间有些忘记要看客栈里的情况。虽然她知道这附近没有元婴境界以上的修士,不会有人能为难到盛翡,但是,唐承念总是对自己看不到的灰暗角落十分介意,她总怕会出事。

她和盛珺有一个共同点,就是太怕事情超出自己的掌控了。

唐承念这样一想,便加快了脚步,她也懒得用神识,反正几步路罢了。

等她走上楼梯,才刚刚在二楼冒头,却忽然有一个男人尖叫着朝她冲了过来,唐承念一闪身就躲开,这男人就越过她,一边惨叫一边往下跑,衣衫褴褛,狼狈不堪,声音刺耳。

“有鬼啊!!!”

楼下传来混|乱之声,这个男人冲到一楼的时候,似乎被小掌柜揪住了。

唐承念只瞥了一眼,就收回目光,继续往前走,她只将这个当成了小插曲。

可是,等她走到自己租下的上房门前,不由得一怔,空门大开,里头一片狼藉。

“盛翡?”唐承念立刻走进去,一招手,让一切恢复原样,然后她就喊起了盛翡的名字。

盛翡从隔去起居室与床之间的屏风后走出。

她不好意思地一笑:“前辈。”

“你能解释一下,这是怎么回事吗?”唐承念问。

盛翡往外一指:“刚才有个小偷进来了,我就……吓了吓他。”

看来,就是刚才那个疯跑出去的男人了。

唐承念笑道:“他还以为有鬼呢。”

盛翡直接隐形,对于普通人而言,不就像是鬼一样?哪怕是修士,境界不够也很有可能误会,这人不被彻底吓成疯子就算好的了。

她刚说完话,外面就有人来。

“客人,您这里有没有什么不对劲的事情?”是小掌柜。

唐承念头也没回,直接摘了纱帽:“没有,出什么事了吗?”

“没什么,抓到一个疯子……我怕他吓着您。”小掌柜见唐承念不打算开门问问,就懊丧地走了。

唐承念往外瞥了一眼,道:“你瞧,这不是招来一个好事之人?”

也幸好小掌柜还不够“好事”。

盛翡歉疚地道:“我没想那么多,给您惹麻烦了。”

“你以后记得这一点就行了。”唐承念平静地道。

盛翡听她这样说,就明白唐承念其实不是怪罪她,而是有心指点她,她连忙道:“我明白了,以后会谨慎些。”

“可别只是挂在嘴上说说。”唐承念警醒道。

“是。”盛翡恭顺地给她倒了一杯茶,“您去盛家……还顺利吗?”

“一切都好。”唐承念说得模棱两可。

盛翡小心翼翼地在唐承念身边坐下,她想了想,问道:“那我大伯他们……”

“哈哈哈……”唐承念忽然大笑起来。

盛翡被她这突然的笑声吓住了,好半天才想起来说话:“前辈,您没事吧?”

唐承念倒不是故意想吓盛翡,她只是突然想起了刚才的事。

在她回到客栈后,又顺便往盛家看了一眼,便看到了盛辜攸面对那封和离书震惊无比的表情——简直像是他被樊延洛休了一样,脸拉得老长,又红又青又紫又白又黑,像个调色盘,什么神情都出现在脸上,一会儿变一下。如果说唐承念的目的只是想要替盛翡出气,光是看盛辜攸这个表情,她就足够爽了。

“我当然没事,是你堂姐要有事了。不对,应该说,已经有事了。”唐承念笑嘻嘻的。

盛翡不禁疑惑起来:“我堂姐?有什么事?”

她堂姐一向自忖将一切都算计在心中,运筹帷幄于千里之外。盛翡从小就佩服堂姐这一点,虽然盛珺将心计也用在了她身上令她愤怒,但盛翡依旧愿意承认盛珺机敏。

她说道:“我堂姐的头脑一直都很好,就算有事,她一定也能撑过去吧?”

“她头脑好?”头脑好的人,就该有长久的目光,在唐承念看来,盛珺只不过是比寻常人稍微聪明那么一丁点而已,手指头的一丁点。

“喏,就手指尖这么多。”唐承念还拿自己的手指来比给盛翡看。

盛翡无语。

唐承念又道:“你觉得她聪明,只不过是因为你自己脑子不好罢了。”

盛翡想了想:“前辈是不是在骂我笨啊?”

“何止是笨?我那句话你还要想?这脑子……简直就是蠢啊……”唐承念恨铁不成钢地戳了北京震撼高招戳盛翡的脑袋,又是用自己刚才比盛珺的小聪明时用过的手指尖。

盛翡被戳脑袋,倒不觉得痛,只是觉得心塞。

任凭谁被指着脑袋说蠢,都会心情不好,即便是心大如盛翡。

“前辈,我也没有到那样的地步吧?”盛翡不肯承认。

唐承念摇摇头:“做了十年细作,见我第一眼就被我戳穿了,你还不蠢?”

盛翡无言以对,这样一说,好像还真挺蠢的?

她一时有些懊丧。

唐承念就又说了:“不过,虽然你脑子没有你堂姐好,但是你人不错。”

就比如救唐承念这一事,看起来仿佛只是顺手而为,但对这世上许多人而言,就算是顺手可以救命,他们也不会愿意去做。

“那您这是贬我还是夸我?”盛翡问。

唐承念十分忧伤:“你人这么好,要是脑子能有你堂姐一半机灵就更好了。”

盛翡想了想,决定把这句话当作是夸她的来接收。

“谢谢。”她还挺礼貌地说了一句。

唐承念觉得,盛翡这个人,浑身上下哪里都不错,也不是智商低,只不过情商不高,对于待人处事这一项,更是炼狱级别的差。人好脑子不行,所以才会这么久都看不清楚盛珺的真面目,若说樊延洛看不清也就罢了,盛翡与盛珺一家三口一起活了那么多年,居然还能把他们当成好人,也是了得。

在唐承念思索时,盛翡已经把话题扯了回去:“前辈,我堂姐她到底出什么事啦?”

“你明天出去转转呗?”唐承念估计,以这盛家樊家这两大家族的行动力,最多明天,资源就会发生井喷。到时候,可就热闹了,不知道盛翡这小脑袋能不能够撑得住。

“好吧,那我明天再出去打听。”经历了这段时间的相处,盛翡对这位神秘的前辈早已经十足信服。

奥利司他胶囊多久见效
减肥瘦身方法
牡丹江治疗白斑病费用
友情链接: 从化美食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