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脚兽人间乱弹

热菜 2020年08月06日

两脚兽(人间乱弹)

两 脚 兽。

程庆拾 古 生 。

作家老舍在《四世同堂》中称日寇为两脚兽知道当年鬼子在中国的所作所为,作家此谓实在太准确。

昨天在上浏览时事,突然看到一条耸人听闻的资讯: 湖南一个县的鸡鸭孵化场,因为公鸭经济价值不高,出生未久的小公鸭都要被挑出来,装进一只篼,直接在八十度热水大锅中烫死,用脱毛机三下五去二地脱了毛,或卖给烧烤店,或用作什么蛇粮。这些不幸的小公鸭在入水的一刹那间,齐声哀鸣,一片惨叫,但短短几秒钟就被同时烫死。个别被挤在中间的一时还有囗气,也会被再次投入。为什么不是一百度的开水? 据说水温过高的话,肉容易烫坏,就没有卖相了。资讯所附几张现场照片,小公鸭挤在筐中,黄灿灿的一片,个个睁着明亮的眼睛,好奇地打量这个世界,看着漂亮可爱之极,心都软了。另一张照片便是烫杀场面,篼已然入水,操作的中年男子一脸冷漠地挣工资的活照片不能记载声音,小公鸭们的惨叫,大家自然听不到。

我的心陡然揪紧。。。

十多年前的一个暑假,新疆作家协会安排我去阿勒泰地区的190团采访,撰写报告文学作品稿件。该团有一个养狐场,规模不小,价值好几千万。蓝狐、黑狐、雪狐好几个品种,是他们的支柱产业。养狐当然不为吃肉,而是用它的皮张。场长曾给我讲杀狐取皮筒的过程,因为怕伤了皮毛,一般都用木棒敲头毙命,抓着大尾巴,脑袋朝下,敲上几下就完了。但血会从狐嘴淌出,只能拎着尾巴让它滴干净,否则会污了皮毛。有个别命大的,血滴着滴着又活过来了,只好再补几棒。甚至扒皮时也有仍活着的,它还会扭过头看自己光溜溜的肉身......这样的惨烈场面,讲述人一脸平静,甚至带着温和的笑意。

终于不忍卒听下去。。。

后来去一户职工家采访,主人是个七十多岁的老兵团看上去一脸淳朴憨厚,他端出的地产李子又大又甜。我问有什么栽培诀窍,黑瘦的老先生乐呵呵地说,什么诀窍不诀窍的,我不过在李树下埋了狐尸。

前些年,电视上常常披露什么虐狗虐猫之类事件。看那,明明如花似玉高颜值的妙龄少女,却偏偏成了凶徒,用高跟鞋踩,用小刀割,用砖头拍,无所不用其极,活活将小生灵弄死为止。我万分恼怒,也十分不解: 她们为什么非要这样凶恶残忍呢。

后来才弄明白,原来她们这样做,背后都有一个钱字在作祟。为了几百上千块钱,就不干人事了。。。

这不是两脚兽的行径又是什么?

资本来到世间,从头到脚,每一个毛孔都滴着血和肮脏的东西一百多年前的话言尤在耳,真是一针见血啊!

这样的虐杀场面的录制,后台老板虽然给了演员”一点报酬,但他们会就此博得更大的经济利益,这同样是没有买卖就没有杀害”

小时候见邻居熬甲鱼滋补身体,她拿这个团不溜啾的活物没办法,只好扔在小锅里,将盖子一扣了事。小火炉水温渐升,倒霉的甲鱼在里面抓挠得越来越厉害,但很快就没有动静了。这总算还情有可原,但另外一位小伙子,杀鸭子时并不动刀放血,而是直接活拨毛,鸭挣扎不脱,一叠声惨叫,这样的恶作剧,现在看来是完全不能原谅的。

那时候家里也难免吃点鸡鸭鱼虾,多半由我动手宰杀拾掇。一次,胞弟见我抓鸡,就是不让杀,用小手护着鸡脖子的场景,至今记得。

有一个故事,说上帝召集动物们开会,颇有接地气访贫问苦之意。没有料到,飞的跑的游的钻的全部动物只有这样一句话: 仁慈的神啊,请快点收了人这种长着两条腿的家伙吧。

小鸡小鸡你别怪,你是人间一道菜”话虽如此,人类也不能以强凌弱,杀虐得这样凶残吧?古代有人喜吃鹅掌,是将其直接赶到烧红的铁板上。还有什么美味无汤退驴”也是将驴拴牢后直接用开水浇。。。

君子远庖厨因为不忍。

现在,为了几个臭钱,将人的原生态兽性发挥到如此淋漓尽致、前无古人后无来者,实在可悲可恨!

这一阵媒体上正在讨论穿山甲公子”和穿山甲公主”的贪吃恶行,我们这才知道,为增其重,有黑心中间商直接给穿山甲灌注米粥甚至水泥浆的。这样唯利是图不择手段的恶人,如果得不到严惩,真是天理不容,死了也会下十八层阿鼻地狱。

人们啊,你要提升人性。

2017年3月2日。

于天山下三即斋。

本文相关词条概念解析:

乱弹

乱弹出现于清代花部戏曲声腔兴起时期,泛指清代康熙末年到道光末年的一百多年间新兴的汉族地方声腔剧种。乱弹一词的用法向无严格规范,须据具体情况加以分辨,才能准确理解它的涵义。但无论泛指或专称都含有与昆曲相区别的意思。2006年入选第一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

赤峰有没有白癜风医院
防城港专治白癜风医院
岳阳哪里有白癜风医院
友情链接: 从化美食网